【求学记】陶钢:探寻自己的百炼成钢之路

2020-12-09 00:00:00

来源: 水利水电学院

点击数:199


人物简介:陶钢,男,中共党员。水利水电学院水利水电工程2017级本科生,综合素质测评成绩全院第一,累计必修加权成绩专业第三,获国家奖学金、四川省大学生综合素质A级证书、全国大学生农业水利工程及相关专业创新设计大赛二等奖、四川省大学生测绘技能竞赛三维激光点云建模项目三等奖等荣誉28项。曾任学院新媒体工作中心新闻采编部部长、水电201702团支书等职务。目前已推免至浙江大学直接攻读海洋技术与工程专业博士学位。

“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句出自《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名言,也是陶钢心中的人生箴言。他一直寻求着一种有意义的人生,探寻着一条独一无二的百炼成钢之路,这一路上有拼搏、有蜕变、有成长……

上下求索 奠实基础

初入川农,同多数新生一样,陶钢对大学生活充满了好奇与迷茫。“大学并非高中老师口中的‘上了大学就轻松了’,在大学的确有许多条路可供选择,但‘不学习’一定是最坏的路。”班主任杨老师在开学班会上说的话一直牢记在他心中,为他指引着前进的方向。

由于高考成绩在班上并不占优,陶钢在进入大学后就开启自律奋进模式。早上六点半起床,课前预习、课中听讲、课后复习一样不落;考试周对于知识点一遍一遍地学、一轮一轮地刷;没有固定的午休时间,累了就趴在图书馆的桌子上休息一会儿;晚上围着操场跑几圈后回到图书馆,一直学到十点半闭馆铃声响起……这便是陶钢大学生活的真实写照。也许有些单调、固定,但对他来说,积极主动的态度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大学第一学年结束,他出乎意料地发现自己的综测成绩居然排名专业前三,而曾经可望而不可及的推免名额,似乎也近在眼前了。

三年如一日,每日的勤奋为陶钢奠定了扎实的基础,也为他保研提供了源动力。对陶钢来说,他现在已经深切地明白了班主任杨丽萍老师的话:“大学生活并不是旁人口中的‘绝对自由’,而是人生新的开始。”这样清醒的认知就像一粒种子,从刚入学就种在他的心里,三年间从不停歇地勤劳浇灌,使它发芽开花,成就了如今的硕果盈枝。

奋力拼搏 淬火磨炼

“如果要说陶钢的性格特点,那就是好奇心很重,这让他去尝试了很多事情。”陶钢的朋友们这样评价他。

大一时,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让陶钢与科研结缘。“虽然我那时候还不懂什么是科研,不过我很好奇,想要尝试一下。在科研兴趣项目开展的过程中,也渐渐体悟到了探索未知的魅力。”此后,他在师兄的带领下,学习了fluent系列软件,结合此前项目中使用数值模拟软件的经验,基于毕业选题发表EI会议论文一篇,为山区河道整治及岸坡防护提供了设计思路。在论文写作中,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他无法按期返校科研,为了不影响论文写作进度,到网吧租用合适的电脑计算数据成为他难忘的回忆。

大三学年,陶钢作为团队骨干,参加了“全国大学生农业水利工程及相关专业创新设计大赛”,与全国40余所知名高校的134支参赛队伍同场竞技。在老师的悉心指导下,团队历时半年准备,作品智慧水利——基于温室大棚的智能化除湿浇灌系统斩获全国二等奖。

科研与竞赛的路上并非一帆风顺,突发事故从未缺席。在比赛前夜,模型的主要零件突发故障,在设计无法修改的情况下,他不得不联系多个商家,最终打车到50多公里外的一个商店才成功购买到替代品。钢铁正是在烈火骤冷的环境下,才能炼就其坚固。他常用来形容自己,面对挑战,陶钢的选择是顶住压力,充分利用身边的有利条件,克服困难,砥砺前行。

历经坎坷 方成大器

在校园分享会上,大一的陶钢第一次接触到了“推免”,一颗读研深造的种子也在他心底悄悄发芽。两年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陶钢就站在了选择的分岔路口上,经过审慎考虑,他决定全心准备保研,并顺利获得多所高校的入营资格。经过一轮轮面试,中山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多所知名院校纷纷向陶钢抛出了橄榄枝。

可在陶钢心中,还有一个角落没被照亮,那就是梦想学府——浙江大学。由于在夏令营面试时准备不充分与时间冲突等原因影响,他在浙江大学夏令营面试中惨遭失败。为了去往那所从孩童时便开始向往的大学,他总结了之前面试失败的教训和经验,义无反顾地踏上了追梦之路。在为预推免面试准备时,他每天六点半起床练习英语,整理中英文高频面试问题,复习专业课知识归纳思维导图。那段时间,陶钢在图书馆一遍遍地抄写着个人材料直到熟记于心,在老板山上一次次地模拟问答直到四周完全被黑夜笼罩。

最终,在九月的浙江大学预推免面试中,无论在短文翻译、专业知识考察还是自由问答,他都能从容自如、对答如流。当得知被浙江大学录取的消息后,陶钢心中虽有激动,但更多的是释然。“能顺利圆梦,离不开老师们的悉心指导和亲切关怀,离不开师兄师姐们的热情帮助和鼓励支持,离不开同学们的一路陪伴和相互交流”。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对陶钢来说直博浙大只是一个开始,未来的道路依旧漫长,在追寻人生意义的道路上,他将继续直面科研途上“烈火”与“骤冷”的特殊环境,继续追寻他那独一无二的百炼成钢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