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拼才会赢——记动科学院赖松家教授

浓茶、香烟是动科学院赖松家教授离不开的贴身伙伴,一杯茶茶叶占三分之一份量,有时候一天要抽掉三包烟,这都是多年来熬夜留下的习惯。学生王玲曾打趣说:“赖老师的成绩都是烟熏出来的、茶泡出来的。
学生眼中的“超人”
今年毕业的陈仕毅博士现在中科院昆明动物所工作,在他的记忆中,赖松家老师就是和熬夜两个字联系在一起的。
赖松家对工作的投入与卖力让陈仕毅咋舌。很多次晚上他们一起加班做材料,忙到晚上两三点,材料做不完,只有第二天接着做,大家回去睡觉时已经很晚了,多少次回去倒在床上他都累得不想爬起来,第二天,等陈仕毅强迫自己起床并在8点准时到办公室时,赖老师往往已经早他一步到了。“中午我还要睡午觉,赖老师却不睡,我觉得他真是个超人。”
这样的时候,数都数不过来。赖松家用行动教会学生在科学的道路上,只有勤奋才能每步走得踏实,唯有舍得付出才能走得更稳健。在跟随赖老师的五年里,赖老师这种艰苦奋斗的精神深深影响着他,激励着他不断前行。“岁月易逝,无论近处,亦或天涯,师恩如山,镌刻心底!”陈仕毅由衷感叹。
半年瘦了16
23个牛品种、200多个样品,其中有效样品135个,这是赖松家2003年为做博士毕业论文而采集的样品数目,我们能看到的是一串数字,不能看到的却是每一个数字背后的故事。
对于赖松家来说,每一个样品都和无数的奔波劳累分不开。为了保证样品无亲缘关系,他的足迹在祖国的地图上画了一个小小的圈,踏遍四川、重庆、陕西、山东、山西、西藏、湖北、安徽、云南、甘肃等地。有一次到峨边县去采样,农户家异常偏远,早上7点出门,坐拖拉机颠簸上山,到半山腰,拖拉机都上不去了,只能下车走路,等到农户家中时已是下午六点,在农户家中住一晚,第二天再走回来。折腾两天,只为采集一个样品。
在写毕业论文时候,赖松家每天给自己规定了任务,不写完就不睡觉,他常常在实验室一呆就是一天,从早上7点直到凌晨两三点。“半年我体重从142直线下降到126斤!整整瘦了16斤。”2003年9月,当把毕业论文交给导师李学伟的时候,赖松家长舒一口气,他关掉手机,整整三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彻底修整了一番。“感觉太累了,那是对生命的透支。”正是在这种拼命三郎的劲头支撑下,他的毕业论文成为了我校动物遗传育种学科发展上的一个里程碑。 
这篇名为《利用线粒体D-环序列研究中国黄牛的遗传多样性和起源》论文在世界上研究动物起源和进化方面最高级别的杂志——美国MPE杂志上发表,其影响因子为4.213,这是我国也是世界首次在分子水平上大规模研究黄牛起源和进化问题。更为重要的是,这篇论文是当时我校拥有完全知识产权的影响因子最高的学术论文,所有的实验数据都是由我校做出的,充分标志着我校动物遗传育种学科发展上了新台阶。
苦干实干加巧干是成功的法宝
赖松家是一个聪明的人,在读大学的时候,他年年拿第一,最后稀里糊涂的就被保送上了研究生。可是他更是一个刻苦的人,只要他认准的事情就会下百倍的努力去达成。苦干实干加巧干是他成功的法宝。
1991年赖松家硕士毕业留校,为了把课上好,他一头扎进了图书馆,两年里把所有养牛学、与牛有关的兽医学、牛肉和牛奶加工等相关书籍和杂志挨过看遍。笔记做了整整六本,借书的卡片装了满满一抽屉。
图书馆的书不够用了,赖松家就开始自己买书。他在书上舍得下血本,现在每年要用3000多元投入到知识贮备中。每每到外地去学习开会交流,他带回最多不是各地特产,而是一本又一本的书。1998年他花500多元买了本《默克兽医手册》,这几乎是他一个月的工资,他却毫不心疼:“这本手册很有用,上课用得着。”要掌握学科前沿动态,要了解相关学科知识,他认为这些付出是非常必要的。
在自我要求上,他有一点完美主义倾向。
他找到解剖学老师,利用课余时间重新学习解剖学技术。他热心实践,关注社会相关动态,当菜篮子工程实施时,他就开始关注优质肉牛育肥技术,正是保持了这种敏感,他在争取项目上节节推进,不断在实践中验证自己的科研能力,提高自己的应用水平。
十几年来,他先后承担“国家兔业现代技术体系建设”、“荥经长毛兔扩繁与配套技术推广”、“四川牛新品种选育研究”等23项国家和省重大科研项目,取得“奶牛胚胎移植关键技术研究与产业化示范”、“荥经长毛兔新品种选育与配套技术研究”等8项科技成果,获国家和省科技奖励5项,其中“荥经长毛兔新品种选育与配套技术研究”获2006年度四川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你有真才实学,社会自然会承认。”他说。
赖牛传说
在农户心中,赖松家三个字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关于他,有太多的传奇故事。
成都一家奶牛公司,奶牛非正常死亡率占到了三分之一,眼看奶牛一头头咽气,公司老总心急如焚,赖松家前去诊断后,发现造成死亡的原因主要是肢蹄病和消化道疾病,于是建议场主改善饲料配方、调整饲料结构,改变饲养制度,很快,奶牛死亡淘汰率降低了80%。
成都另一家牛场,母牛在受孕3个月到5个月期间,流产率高达70%多。场主多方求助一直找不到原因,眼看投资就要化成水,他在省养牛协会中认识了赖老师,报着试一试的态度请他前去诊断。按照赖松家开出的治疗方案,第二年就达到正常的繁殖水平。
新津一个獭兔场,幼兔死亡率很高,赖松家为兔场拟定了饲料管理方案并指导用药,去了3次,幼兔存活率达到了80%以上。当赖松家再一次踏上门时,场主愣是骑了20分种摩托特意到镇上买了包烟“孝敬赖专家”,用最朴素的行动表达自己的感激。
这样的故事太多太多,有一次任正隆教授到地方去服务,就遇到别人向他打听“赖牛”专家。“赖牛专家”正是农户们送给赖松家的亲切称呼。
其实对于赖松家来说,最初选择学习畜牧学科,完全是个偶然,他的志愿是高中老师帮他填的。“上了大学有工作就有饭吃。”是他全部的想法。选择读研究生,也是报着“多读点书总是好的”的想法,真正让他对所学萌生热情是在读研期间。
1991年下半年,他跟随徐刚毅老师做奶山羊实验。在雅安雨城区农家,他发现农户养羊的好多做法和书上写的不一样,“书上说精料可以让产奶量提高,可是农户只喂草,我就告诉他们要加半斤粮食喂养。”很多农户不明白,他就把注意事项写在纸上交给农户,一来二去,这些小纸条就成为了农家的科技普及工具,农户们全心信赖他感激他,不时塞给他一些时令蔬菜作为回报,“感觉很受人尊重。这才发觉把本事学好,确实有用武之地。”
做真实的自己
在学生中对赖老师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一种认为他看问题很实在,对学生很真诚,讲的东西很有用。动科学院大三学生丁庆峰就很喜欢上赖老师的课:“他上课从不看课本,口若悬河,对教学内容非常熟悉。而且把实践经验带到课堂,也让课堂充满活力。”另一种则觉得他有些张扬,喜欢天马行空描绘外面风光的世界。在陈仕毅看来,赖老师喜欢通过自己的经历和描绘外面风光的世界去感化学生,因为这些都是真实的,这样更有说服力,才能给我们更多的鼓励,而不是为了炫耀。
1991年他硕士毕业留校时,工资还不到100元,而同班同学到广州工作,一个月能拿3000多元,对于这些他并不羡慕,“所干的工作不一样,有差异是正常的。我很喜欢科研教学,能从中体会到一种成就感。况且家人在雅安,我不想离开他们。”1992年,女儿出生,当时他的工资只有120多元,夫人在雅安一个厂里可以拿到400元左右,他很想得开:“一个月的生活费所需不多,日子能过,所以没有觉得特别困难。”夫人开玩笑:“等你什么时候拿到500元一个月,我就可以退休了。”
说起当年的境况,他很开心,夸奖夫人有眼光,“买到了一支潜力股!”他笑着说,“科技就是生产力,确实如此,所以眼光要长一点,不要只看眼前利益。”
我喜欢,我付出;我付出,我得到。多年来,赖松家以辛苦为底色,画出了一副意气风发图。真实的投入,满足的生活,没有虚伪和矫饰,这也正是赖老师的可爱之处。(张俊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