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在踏实工作”———记水稻所副所长李仕贵教授

    在水稻所的一间办公室里,笔者第一次见到水稻所副所长李仕贵教授。略显凌乱的头发,厚厚的黑框眼镜,深蓝色的夹克上衣,浅咖啡色的休闲裤,样子朴实得就像个农民。但就是这位朴实无华的年仅44岁的教授,取得了系列骄人的成绩,获得了很多重量级的荣誉——

 32岁,他获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34岁,他被遴选为四川省跨世纪人才;
 35岁,他被评为在工作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四川博士学位获得者,获得四川省第六届和中国农学会第七届青年科技奖;
 36岁,他被授予四川省农业科技先进工作者和四川省优秀教师称号;
 37岁,他被评为四川省学术与技术带头人;
 38岁,他被遴选为四川省普通高校“十佳”青年教师;
 39岁,他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
 42岁,他入选新世纪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
 同时,他是我校首位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获得者,并先后获得国家和省部级科技成果奖10余项,其中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主持1项),四川省科技进步一等奖3项(主持2项),获得国家专利2项,新品种保护授权13项。
 他首次发现和定位了6个有重要利用价值的新基因,克隆了抗稻瘟病基因[Pi-d(t) 2],建立了高效分子育种新体系,育成的高配合力、优质、抗病的突破性恢复系蜀恢527水稻品种曾被带到十七届三中全会会场,受到习近平等中央领导的一致好评。
低调谦逊 踏实工作
 在笔者看来,李仕贵教授很厉害很成功,但他自己却并不这样认为。他只是谦逊地说,“都是老先生们创造了良好的环境,他们对我影响很大。”
 1983年,李仕贵教授从阆中来到雅安,就读于我校作物遗传育种专业,1990年获得硕士学位后留校。回忆起在雅安求学的日子,李仕贵教授觉得自己很幸运,碰到了那么多好老师。“周开达院士在育种理念方面给予我很深影响。由于我硕士期间是搞小麦研究的,黎汉云研究员甚至手把手教我具体的水稻育种知识,传授如何进行田间育种,怎样进行品种设计。林文君教授、任正隆教授传授了系统的遗传学知识和国外先进知识理念,也给予我很大帮助。”
 1995年,李仕贵教授在周开达院士和中国科学院遗传所朱立煌研究员的指导下,开始攻读作物遗传育种专业水稻分子生物学及其在育种中的应用研究方向博士。在中科院遗传所学习和做试验的日子给李仕贵教授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当时虽然很辛苦,但却很美好!”在遗传所,他一心一意看资料、做实验、写论文,常常是凌晨一点才睡觉。如此地投入,李仕贵教授并不觉得很累,“一则这是自己的爱好,二则那里有着分子遗传学方面的前沿知识、有最先进的实验条件,感觉自己应该好好利用。”正是在那里做出来的学位论文,获得了2000年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
 “兴趣很重要,它可以激发人的潜力。”李仕贵教授觉得对水稻育种的热爱是自己不断前进的动力。“我很喜欢育种,因为育种的材料年年不同,每年都可以把新东西融合进去,这很有乐趣。”带着兴趣做事,当然会全心投入。自从与水稻结缘后,李仕贵教授就对水稻产生了深厚感情。现在的他,上班时间不是在实验室,就是在田间,晚上散步也是转田坎,从苗期开始就观察水稻的长势,心里、眼里装着的全是水稻。虽然已是教授了,但他还总喜欢光着脚亲自下田育种。
 在笔者采访期间,李仕贵教授反复强调“自己只不过是在踏踏实实工作”,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何过人之处。“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掌握系统的最新理论、方法、技术才能在自己的研究领域里创新领跑,此外对学科发展要有预见性和前瞻性,这样才能搞好科研并取得成就。”他也谈了自己的经验。
 良师指导+兴趣+踏实工作,这样就能取得骄人成就?背后隐藏着的恐怕还有难以细说的功夫吧!
情系学生 悉心育才
“教学相长”,李仕贵教授觉得确实如此。在搞好研究的同时,李仕贵教授很喜欢给学生上课。“将自己研究的前沿东西融入到课堂,这对培养学生很重要。”前些年,他经常是周末从温江赶回雅安,给本部的同学上课,“两天接着讲,嗓子太吃力了。” 当老师最容易得的职业病是咽炎,李仕贵教授就是在那段日子里留下了慢性咽炎。现在,李仕贵教授带领着自己的课题组。课题组每两周开一次例会,学生们在会上做开题报告、读书报告以及提出实验中遇到的问题等,老师也介绍自己的研究进展并及时对学生进行指导。“李老师并不是天天守在我们身边督促我们做实验,他对我们的指导也不是表现在实验室细节的管理方面,而是对实验内容的宏观把握,对学生的完全信任,所以学生也是非常忘我地做实验,完全不需要督促。” 感情是相互的,师生情亦是如此,在学生钦鹏看来,这种师生情已经升化为一种感染力。
 李仕贵教授与中科院遗传所、中国水稻所及中国农科院等都有广泛的联系、交流与合作,为了学生更好地成长,有机会就派他们出去做实验。遇有重要的学术会议,他也不忘带学生出去开眼界,长见识。他非常支持学生出国留学,他的学生钦鹏和欧阳鑫昊已经分别拿到了世界顶尖级高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耶鲁大学的邀请函并得到了国家留学基金委的批准,今秋就将出国接受联合培养,到国际上首屈一指的实验室从事相关研究。
 “名师出高徒。”在朱立煌研究员和李仕贵教授的指导下,2006年,课题组的陈学伟在The Plant Journal发表了一篇论文,影响因子达6.75,其他学生也有高水平文章发表在国际知名杂志上。学生们都很佩服李仕贵教授,因为他在课题安排上很有独特眼光,并富有学术开拓创新精神,他们说他“并不是那种‘老学究’”。
 在李仕贵教授眼里,学生就像自己的亲人;在学生眼里,他既是良师又像兄长。春节后的新学期开学,学生们返校较早,食堂还没开始营业,李仕贵教授就将自家的香肠、腊肉送到学生手里。了解到学生家庭条件不太好,李仕贵教授常常慷慨解囊。
能成为李仕贵教授的学生,钦鹏觉得很幸福,“我很荣幸成为他的学生,这几年将是我一生的回忆。”谈起与李仕贵教授的感情,欧阳鑫昊说,“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可能就是这样的。”
 行走在前进的道路上,李仕贵教授给自己定下了更高的目标:一是发表更高水平的论文,二是选育突破性的品种。现在,他依旧保持着低调的品质,脚踏实地地默默从事着自己的工作。“那些结实饱满的水稻总是低下高贵的头,而稗子则总是昂起漂浮的脑袋。”用水稻来比喻低调的他,也许再合适不过了。